每天成交近百亿,这玩意现在比比特币炒的还热? - 财经 - 亚洲城ca88_ca88亚洲城网页版登录
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88888888x0icfk1@qq.com

每天成交近百亿,这玩意现在比比特币炒的还热?

2018-05-24 18:22:30   

Steem 平台代币从最低的 0.1 美元到最高值的 8 美元, 暴涨了 73 倍 。目前该代币在全球大量中心化、去中心化交易所上架交易,流通市值 46 亿人民币。
到了 2017 年 3 月,Dan 在 Steemit 的功能开发完成之后宣布离开 Steemit,并表示离开时与 Steemit 团队没有发生纠纷。

EOS,让世人认识这个软件奇才
离开 Steem 一个月后,Dan 创办了 BlockOne 公司,拿到了风险投资,这里面也有李笑来的参与。
BlockOne 公司当时只做了一件事情: 开发 EOS.IO 软件。它继承了 BitShares、Steemit 的所有优点,将每秒处理能力从 10 万提高到了 100 万,使其具备商用潜力,引来大量开发者加入。
因为 BitShares 和 Steemit 的相继成功,Dan 凭借 DPOS 共识机制已经在行业里具备了呼风唤雨的能力,粉丝无数。在 EOS 项目的募资过程中,EOS 中国发言人李笑来和 BM 在短短 5 天内就拿到了 1.85 亿美元的融资。
EOS 的以太坊代币在今年 4 月时达到了最高的 20 美元,市值 165 亿美元(约合人民币 1000 亿),逐渐逼近竞争对手以太坊网络。 如今 EOS 的代币每天交易额达到了80 亿人民币,最高时超过 300 亿人民币,不少人在其中暴富。
在 EOS 暴涨的日子里,他们收益了:
* 1、普通 EOS 投资者,他们持有 EOS 并通过 Token 价格上涨而获益还可以获得未来的 EOS 生态空投;
* 2、EOS 开发者,因为 EOS 生态的扩大,他们的产品以后会有更多人使用,投资者会投资更多的钱;
* 3、虚拟货币对冲基金,他们的投资组合中包括 EOS Token 的话,会因为投资升值而受益,也会因为做多 EOS 价格而受益;
* 4、EOS 庄家,他们低买高卖,通过散播消息和操纵盘面来提高 EOS 市场价格,即买现货又买期货,最大化保证自己的利益。
按照计划,EOS 生态即将与 6 月份开始正式问世,到目前为止已经有十几家机构开始开发基于 EOS 区块链的应用程序,还有不少应用开始空投 EOS 生态的代币(空投:免费发放一些代币吸引用户参与)。
EOS 生态网络即将向比特币一样繁荣、壮大,但如此繁荣的背后必有隐忧,而这隐忧却是 Dan 自己亲手埋下的,那就是 EOS 区块链网络中的超级节点选举。

EOS超级节点选举投票
因为 EOS.IO 采取的 DPOS 共识机制,不需要所有人都充当节点,只需要其区块链网络上有 21 个节点(以及 100 个备用节点)正常运行,然后对数据进行打包并在 21 个节点中进行确认即可,效率很高。整个区块链网络的运行效率大幅度提高,并且非常可靠。
那么这 21+100 个节点怎么诞生? 这不能由 Dan 个人或者 BlockOne 公司来指派选出,于是乎他们想出了一套令人称赞的超级节点竞选(Block Producer Election): 由持有 EOS Token 的用户来对竞选超级节点的参选者进行投票,根据票数多少来选定相关节点担任超级节点和备用节点。
而超级节点则可以享受很多好处,比如每年 EOS Token 增发的分红等补贴,比如数千万元,还有来自社区的影响力和声誉。
超级节点按照官方的配置要求,一年的成本在 100 万左右。 用100 万获取数千万的收益,没有人会拒绝。 想要获得这些收益,除了技术实力之外,还需要有人支持、获得选票才行。
为了获得用户的投票,各个中国区的竞选节点开始了拉票行为,甚至开始了 贿选(目前已被 BlockOne 团队禁止) 。但根据 EOS Token 地址来看,用户手中持有的几十个、几百个 EOS Token 根本无法影响到任何一个大型节点的得票数量。

这是 EOS Token 注册地址的 Token 数量扫描结果,已经有 200 个持有超过 25 万 EOS Token 的地址,他们才是能够影响 EOS 超级节点的大鳄。
普通人手中的几十个、几百个 Token,在几十万票数起步的大鳄面前,就像是蚊子肉。
那么大鳄用自己手中的优势票数投出作恶的节点,整个网络会不会因此走向衰落?
EOS 的 DPOS 机制写好了规则可以防止作恶节点的出现,只要作恶节点出现,会被立刻投票出局,备选节点上位。这对于大鳄支持的节点来说,是无法接受的,因为他们希望得到投资节点的收益。
那么,怎么才能保证最大的利益呢?
组成派系或者联盟,争取在投票中得到更多的节点支持。和别人合作、结盟、共同取得利益,是中国人最喜欢做的事情。于是乎就出现了在其他区域节点内没有、仅在中国区出现的节点势力分布。
以下是区块律动 BlockBeats 在深入分析了所有参选节点的利益关系、网络关系之后发现的势力图 :


这是每个节点的简介:



相比于其他地区的节点,中国区的节点有备而来:
* 1、技术实力强,可以轻松地达到超级节点运行标准;
* 2、有充分的 Token/选票沉淀,可以使自己登上超级节点的位置,最次也是个备用节点;
* 3、更完善的宣传机制,尽可能地宣传 EOS 生态和获取选票;
* 4、以利益为导向,部分节点宣传时告知投票者会分红等;
* 5、尽可能地利用规则漏洞,有十几个竞选节点通过修改竞选地点的方法来隐藏中国身份,实际上还是中国人运营以及同一个实体运营多个节点等。
在巨额利益面前,中国区的超级节点已经占了整个超级节点竞选的60% ,乍一看,还以为 EOS 区块链是中国人做的。但转头一想,如果这么多中国节点中签的话,那和中国的有什么区别呢?
但为什么国外的超级节点能耐住性子、按兵不动?

EOS背后的利益集团斗争
在去年夏天 EOS 进入中国之时,李笑来曾经在国内大规模地帮助 EOS 进行宣传,外界普遍认为因为李笑来在 Bitshares、Steem 和 BlockOne 里的投资,EOS 会安排其作为中国区的代言人。但是随着 94 监管的到来,EOS 与李笑来立刻撇清关系,李笑来也通过媒体隔断了与 BlockOne 的关系。

今年 4 月份,Dan 在官方交流群内更是直接斩断了李笑来的关系,否认与李笑来的硬币资本进行合作,硬币资本也将 BlockOne CEO 从其顾问团队中剔除,EOS 官网也撤掉了硬币资本的合作方 logo。两方或许已经交恶,但仅仅是推断。除了和李笑来关系不好,EOS 官方对中国的态度也冷淡。
在 EOS 的官方 Twitter 和社群里,除了中国媒体 IMEOS 经常与美国团队互动之外, EOS 与中国区的互动关系极少。 甚至在 EOSGo(负责 EOS 选举宣传的官方非盈利组织)的竞选节点介绍中,曾将中国这个国家区域标记为 北亚 。
EOS2CHINA 在 EOS 全球节点竞选群里揭露 中国的竞选节点算力吧利用规则漏洞上报了 4 个不同名称的节点,但实际上都是同一批人进行控制。 对于这种通过增加竞选节点数量来提高中签率的做法,EOSGo 官方没有任何方法防止这种情况发生。
以太坊创始人 V 神也批评 「21 个超级节点并不是 21 个不同实体,节点之间可能存在内在联系的共谋」 ,让我们再回过头去看上面的势力图,细思极恐。
对于 EOS 生态利益的争夺,已经分成中外两股势力。外国势力表现的更加沉稳,这是因为他们较为成熟的金融体系,普通投资者将资金沉淀到各类基金中去,让专业的人士来进行操作,所以我们在媒体上很难见到像中国这样大规模地个人、机构来竞选节点的情况。
国外则走和中国完全不同的路线: 他们一方面关注 EOS 的生态发展、成立生态基金,提高区块链的真正价值,另一方面则由华尔街的精英们和资本大鳄来处理市场交易的事情。
到目前为止,BlockOne 已经与三家机构进行合作, 成立了四家 EOS 基金。 与 TOMORROW BLOCKCHAIN OPPORTUNITIES 成立了EOS Blockchain Focused Fund,额度为 5000 万美元;与 Galaxy Digital 合作成立新基金EOS Ecosystem Fund,基金规模 3.25 亿美元;与 FinLab AG 合作成立基金,规模 1 亿美元;BlockOne 自己成立了 EOS Global,2 亿美元用于扶植 EOS 生态。
*TOMORROW BLOCKCHAIN OPPORTUNITIES 的创始人是前谷歌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Eric Schmidt;Galaxy Digital 这个基金的创始人, 华尔街传奇基金经理诺沃格拉茨。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基金的主要投资都是在 EOS 生态之内的,用于扩大 EOS 自身影响力和成员数量,从生态发展的角度来看,好像是没有人操纵价格。
区块律动 BlockBeats进一步挖掘后发现,因为市场对于 EOS 的期待值很高,庄家操纵 EOS 价格的情况在不断地发生。因为 EOS 采取众筹售卖的方法,导致可以用来操纵市场的筹码非常分散,再加上区块链的隐私保护, 即便是专业的分析师很难通过直接关系发现操纵者,而受到质疑的人一般都会拒绝表态或者否认。
但我们还是可以发现蛛丝马迹。据 CNBC 报道,诺沃格拉茨的 Galaxy Digital 在 2 月份和 BlockOne 合作之后,在 4 月份就招募了高盛对冲基金分析师 Richard Kim 加入了这家商业银行从事相关业务。Kim 在离开高盛之前已经做到了经理级别,而且也有多家虚拟货币创业公司的经历。
我们有理由猜测, 通过 Galaxy Digital 与 BlockOne 的亲密关系,能为旗下的对冲基金提供相关消息的交易来实现对于投资者的高额回报承诺。
根据华尔街日报今年 3 月的爆料,目前华尔街已经超过一百家虚拟货币对冲基金,几乎每一家基金都已经对投资者给了投资承诺。
而能否预测市场走向并买入正确方向的期货,是决定虚拟货币对冲基金业绩的主要投资工具。CNBC 数据显示,今年 3 月份,因为市场波动和预测失误, 虚拟货币对冲基金损失达到了45.7%。 如果拥有正确的内部信息,势必可以在信息发布之前提前做好准备进行全球性的做空或做多,进而实现套利。这种信息也只能通过深度合作或者内部人员透露才能获得。
按照华尔街的一贯作风,精英们通过多种金融衍生品(期货等)来进行套利收韭菜, 而他们收割的韭菜正是风头正劲的亚洲炒币者。

而中国区节点,正在试图通过扩大影响力、制造更多利好消息、主动参与 EOS 建设来提升币价,在现货市场获利以及在超级节点上获益。
EOS超级节点竞选最后会怎样?
不可否认,EOS 的 DPOS 机制已经出现了 富豪统治的迹象 ,它离区块链上的民主背道而驰,富豪拥有的权重很高,在投票中获得权重也就越高,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 富豪所能支配的票数也会越来越多,优势越来越大。
正如 EOS 的创造者 Dan Larimer 所言,他希望可以实现保护自己的财产、自由, 但EOS 可能已经无法保证这一点。
按照区块律动 BlockBeats目前的预测和从华尔街专业人士处获得消息, Dan Larimer 可能会在 EOS 区块链主网上线之后离开。 我们已经从 Dan Larimer 疲倦的语气中 感觉到了他对 EOS 超级节点竞选的失望 ,很多和 EOS 超级节点竞选有关的问题,他都会推给 BlockOne 的副主席来回答,现在主要回答关于技术上的提问。
这或许是一个悲报,对于 EOS 普通持币者来说,需要在未来多种可能的局面了做出选择,就像《复仇者联盟 3》里奇异博士一样, 选择一个最有利于自己的方案 :
* 1、选择自己最喜欢的节点;
* 2、选择可以给自己带来最多利益的节点;
* 3、什么都不做。
区块律动 BlockBeats 曾经想过最坏的结局:所有中国人都将票投给中国节点,然后中国节点占领 EOS,将国外的节点全部挤出,西方社区一定会要求分叉,随后 EOS 社区因此拆分成中英两个社区,一个中国 EOS,一个美国 EOS。
说句让人很沮丧的话,这种情况下,只有投给最有可能在选举中得到最高票数的人或联盟,才能保护自己的利益。 最终,投资者不得不向利益屈服。
而至于要超越比特币的说法,EOS 或许还需要多次进化才能实现。随着超级节点竞选、主网上线等关键时间点,还会发生更多不可预测的事情。


相关热词搜索:区块链 eos币 eos

上一篇:创新扶贫,看见金融的力量!2018金融企业扶贫创新评选启动!
下一篇:海南“赛马”、9.3亿元补助资金、全国体育统一高考…… | 5月政策月报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