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跃亭:乐视资金链三四个月会恢复正常 - 财经 - 亚洲城ca88_ca88亚洲城网页版登录
APP下载微信 注册登录
010-88888888x0icfk1@qq.com

贾跃亭:乐视资金链三四个月会恢复正常

2016-12-12 03:46:00   

  贾跃亭:乐视资金链三四个月会恢复正常

  称乐视一直都承认资金紧张这个事实,资金链已有非常大的改变;乐视战略不会变,只是节奏有调整

  “我没想到,这封信居然引起一场轩然大波。过去一个月,乐视每天都是各大媒体的头条。”12月11日,乐视集团董事长贾跃亭在“2016年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谈及一个多月前的内部信风波。同时针对资金链、上市公司与非上市公司是否存在资金拆借、公司决策是否一人说了算等质疑,贾跃亭也都在小范围媒体交流中做了回应。

  不后悔发布内部信

  上个月,乐视成立12周年之际,贾跃亭在乐视内部发出了一封全员信,信中反思公司生态战略高速发展的第一阶段中的一些问题,尤其是资金链紧张的问题。如今谈及这封信,贾跃亭表示,“我没想到,这封信居然引起一场轩然大波。”

  不过贾跃亭表示,“我们并不后悔,这才是乐视的性格所在。”他表示,这封信给乐视造成了远远超乎他们预料的副作用,本来没有这么大的风波,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不会产生这么多困难,其实放大了很多。

  在贾跃亭看来,在这封信之前,他认为乐视生态模式在外界看来,已经是历史一个最好时期了;这封信之后,以前的质疑者、竞争对手,开始落井下石,有坚定的支持者变得犹豫了,会认为这种模式是不是的确有问题的,大家开始从支持到观望。

  对于乐视近期面临的质疑,贾跃亭说,真正把你送上领奖台的不是朋友,而是对手。“乐视人越被黑,越坚韧,沙场见。”

  2014年,贾跃亭有段时间长期在境外。面对如今的危机,当记者问及贾跃亭是否会选择因此而定居香港或者其他地方时,贾跃亭大笑说,“永远不会,没有必要,我们现在都解决的差不多了”。

  “手机高速成长成为摔跤重要原因”,贾跃亭表示,外界关心的手机供应链正在逐步得到解决,产品供应将恢复正常。

  战略不会变,只是节奏有调整

  贾跃亭提到,最近股票出现异常下跌,干扰到正在筹划中的重要事项。目前乐视网已经申请停牌,产业整合、资本整合仍在顺利推动中。

  贾跃亭称,上个月的投资交流会上,有投资者提问称,要在A股市场上投资出BAT一样的公司,而乐视受压力后会不会改变战略。

  对此他说,他知道乐视承载了很多长期价值投资者的期待。它从一开始就是一家深深扎根于中国本土市场和本土投资者的企业。过去这几年,PC时代的流量红利已消耗殆尽,移动互联网的船票亦被BAT瓜分完毕,而享受这场饕餮盛宴的,大多是海外的风险资本和投资人。此后,互联网行业日益走向垄断。

  在这种环境下,乐视有两个选择。一是按照安全而传统的老路走,去做传统互联网和硬件巨头主导产业里的延长线,等待被主宰的命运,或者被兼并收购后套现退出;二是挣扎破局而出,探索出一个全新的道路,成为拥有颠覆和价值创造力量的全新物种。乐视选择了后者。

  贾跃亭称,乐视的战略不会变,只是节奏策略、行动计划会有调整。

  颠覆式企业绝不是董事会投票决定的

  不过也有人质疑贾跃亭的权力是否膨胀,是否有制衡者?

  对此贾跃亭称,在乐视的上市体系中,是严格按照上市公司的规范来做。“非上市体系的确如此,我的观点是颠覆式的企业或者变革式的企业,绝对不是董事会投票决定的。在战略方向上,要想创造一个独一无二的模式,肯定是少数人来决定,我们经常说,99%的人不看好才能成颠覆,大家都投票表决的事情,不可能是一个颠覆式的事情。”

  贾跃亭称,在战略实现和策略落地上,乐视是非常民主的,在极个别的重要战略拐点上,由他来决定。

  面对贾跃亭是否太过乐观的质疑,贾跃亭称,所有颠覆者都是乐观主义者。乐视之所以这么拼命,就是因为乐视在战略上特别乐观,但在执行上深知难度,才会高投入。

  此外,对乐视各板块之间的拆借问题,贾跃亭表示,非上市公司板块之间的资金调动是很正常的现象,乐视都会在合规方式下操作。资金调动前提是不影响板块自身的业务。

  - 对话

  “乐视汽车的战略将一如既往”

  12月11日,身着黑色牛仔裤和带有乐视LOGO卫衣的贾跃亭接受了新京报记者专访。贾跃亭说,乐视一直都承认资金紧张这个事实,目前资金链问题已经解决60%至70%,接下来三四个月会彻底恢复正常。

  面对媒体对于其质押股票临近平仓线的报道,他回复说,股价的下跌对质押多少会有影响,但离警戒线还有非常大的差距。

  关于资金链

  “动员高管筹款”是瞎扯

  新京报:乐视整个生态链的资金问题到底有多严重,整个乐视生态链欠款资金多大,能否给出个具体数字?

  贾跃亭:就像我在内部信里说的,这次资金紧张主要体现在手机业务上,这里面有乐视手机坚持低于成本定价的原因,也有很长一段时间乐视手机销量增长太快的原因,当然背后也因为资金周转上的紧张。

  其实乐视一直都承认资金紧张这个事实,但不是因为我们的业务没有盈利能力,而是和我们的战略有关系。

  所以现在我们说要调整战略节奏,聚焦在现有业务的经营上,至于手机存在的问题,现在正在解决,乐Pro3已经恢复供货了。

  新京报:作为公司高管,对公司的销售、现金流等财务情况应该是有一个比较全面的了解的。生态链资金紧张的问题近几年也一直伴随着乐视,为何直到今年11月份才正视这个问题,期间没有公司高管、股东向你提醒这个问题吗?

  贾跃亭:我们一直都正视这个问题,也从来没有回避和掩饰过,不是说直到11月份才正视。我们在11月初提出要调整战略节奏,就是针对存在的问题和隐患“开方子”。我之前说过,本来计划明年下半年要做这次战略调整,但为了减小调整会带来的影响,所以提前到这个阶段。

  新京报:目前公司资金链问题解决到什么程度?

  贾跃亭:应该有非常大的改变,已经解决60%至70%,接下来三四个月会彻底恢复正常。

  新京报:恢复正常的标准是什么?

  贾跃亭:所有业务正常运转。

  新京报:就是说七大子生态都不会改变?

  贾跃亭:其实公开信说的很清楚,战略不会变,只是节奏策略、行动计划会有调整。

  新京报:关于股权质押,股价下跌到多少会触及警戒线、补仓线?

  贾跃亭:股价的下跌对质押多少会有影响,但离警戒线还有非常大的差距,所以说不关注股价不可能。但我们的理念是短期股价和自身没有必然联系,我们要创造价值,只要能不断长期持续创造价值,自然会达到下一个高点。

  新京报:公开信之后,你提到有很多负面声音,你的睡眠如何?

  贾跃亭:我睡眠质量一直很高。

  新京报:外界传你动员高管筹款。

  贾跃亭:那都是瞎扯。

  关于战略调整

  “没有合并乐视手机和酷派的计划”

  新京报:像手机这块,乐视有原来自己的团队,后来收购酷派,还引入了华为的人,今后会不会将乐视手机、酷派等整合成一个整体,改变现在各自独立、业务相互竞争的局面,包括手机业务负责人也作出调整?

  贾跃亭:乐视手机和酷派是两套独立的业务,现在没有合并的计划。至于你说的各自独立会导致竞争,这是比较传统的一种思维,这个我们并不担心,因为在智能手机行业里面,一家企业下面有不同的品牌,并不是个案,我们没看到因为竞争一个就把另一个搞死了,让一个品牌死亡最重要的原因不是竞争,而是不创新,不迎合市场潮流。

  至于手机业务的负责人调整,我们之前也看到了外界的传言,但我们没有调整的计划。

  新京报:危机发生后,乐视也迅速做出了调整,像任命高峻为乐视控股亚太区总裁,今后还会进行哪些业务层面的人事调整?

  贾跃亭:这次战略节奏的调整,除了亚太区的变化,我们第一时间也调整了生态O2O营销平台,张志伟来具体负责这块业务,另外也包括体育业务的调整。

  当然今后也会有一系列的调整会出台,这些调整都是要围绕一个最重要的出发点,就是聚焦现有业务的经营,通过深耕这些业务,让我们的用户享受更好的服务,得到更好的体验,也让合作伙伴有更好的利益保证。

  新京报:在结束烧钱的新战略下,外界有种看法认为乐视应该专注于乐视网、乐视云、乐视电视这些核心业务。

  贾跃亭:首先,对于乐视来说,视频、电视和云都是优质资源,这些核心业务我们一直都很重视,不存在说此前不专注在这些领域的问题。

  关于乐视汽车

  “不应该把造车看得这么悲观”

  新京报:像乐视汽车,你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乐视高管当时大都是反对的,基本可以说是贾总一人决定了造汽车,贾总个人也在乐视汽车上付出了很大的资金和心血,所以有人说,贾总拿自己的个人梦想,凌驾在了公司上面,并没有从公司的层面考虑此时大笔投资汽车是否现实?

  贾跃亭:乐视和很多公司一样,任何重大的决定肯定要经过高管团队,不可能是一个拍脑袋就把这事定了,只不过是在有分歧时,我们要做沟通,把这里面的风险都考虑到,不存在你刚才说的问题。

  另外你刚才说到梦想,其实比造车是我的梦想更重要的,是传统汽车行业在经历百年历史后,现在已经创新乏力,销量停滞了,已经进入了一个拐点,所以才有这么多互联网企业进入到汽车行业,这里面已经不再只是梦想的问题了,而是汽车行业的现状为很多企业提供了进入并且改变它的机会。

  新京报:目前有种说法是汽车业务的投资挤占了乐视资金,导致乐视如今的困境,而现在乐视汽车已经投下了一百亿,未来需要的资金仍不可预计,在缺乏资金下,乐视将如何衡量乐视汽车的发展,会对哪些业务进行收缩?

  贾跃亭:其实这种逻辑是用静止的视野来看问题,但我们更应该用发展的眼光、历史的眼光去看,就像我刚才说的,传统汽车产业已经有百年历史了,现在是什么状态?创新乏力、销量停滞,发展到今天已经进入到一个拐点,需要去改变,而很多事实也摆在这,谁能适应这种改变,谁才能不断发展壮大。乐视要做的是一套全球化的、互联的、电动的、智能的、共享交通生态系统,从这一点看,我们不应该把造车看得这么悲观。

  新京报:乐视汽车的战略会是要等智能汽车整体的发展节奏,还是会一如既往?

  贾跃亭:一如既往。

  关于批评者

  “来自外界的批评会让企业更清醒”

  新京报:这段时间你是否关注了媒体、投资人的评价?如何看待刺耳的批评或者支持的声音?

  贾跃亭:这段时间围绕乐视的声音有很多,我们也注意到来自投资人、媒体等各方的关注。首先我们感谢那些支持乐视的人,解决供应商欠款问题的时候,我们也说过,不希望任何一路支持乐视的人,包括供应商受到伤害,肯定会尽全力超值回报每一位合作伙伴。

  对于那些理性的批评,我们也欢迎,因为这些声音对于一家企业的成长成熟来说是好事,任何一家企业在发展过程中总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来自外界的批评会让企业更清醒,更好地审视自己。

  新京报:如何看乐视的二股东在减持乐视?

  贾跃亭:乐视没有二股东之说,乐视的股权很分散,曾总(鑫根资本创始合伙人曾强)只是基金的管理者之一而已,不是二股东,他的讲话只是代表个人,不代表基金。

  新京报:参与乐视定增的三家基金,现在浮亏6亿多,对这些亏损的、曾经的支持者,你想说什么?

  贾跃亭:只要企业不断给产业、社会、用户创造价值,就是优秀的企业。相信拐点度过后,会快速产生盈利,进而给股东不断创造价值。乐视坚定的支持者都看长远,会把时间拉长,而不是看短期的波动,短期的波动谁都无法控制。我们的支持者只要把时间拉长,再给乐视上市公司两年时间,有可能会获得超越想象的回报。

  关于乐视未来

  “可以试错,但不能怕错而不去做”

  新京报:乐视是不是也深受你个人性格的影响,或者说,你觉得自己的性格对乐视带来了什么影响?希望把乐视打造成一家怎样的企业?

  贾跃亭:对于很多企业来说,企业的性格都会受到创始人的影响,这不是乐视才有的特质。在这么多民营企业中,很多企业都有创始人的性格特点,这是必要的,也是没法避免的。而对于乐视来说,我是希望它能做出一些不同的东西,而不是跟在别人后面去做,我们允许尝试、允许试错,但不能为了怕出错就不去做。

  新京报:你曾说过“要么伟大要么死亡”,对于这句话,你是怎么理解的?现在还会坚持么?

  贾跃亭:我们在看待一个企业的时候,应该把视野放得更宽一点,这句话也应该放在更宽的范畴去看。经过这么多年发展,民营企业已经有几千万了,但是能让人记住的只是极少数,能自己探索出一套商业模式并且做成功的更少。

  更多的民营企业是什么处境?要么死掉了,要么就是在几个巨头布局的市场夹缝里凑合活着。对整个社会来说,这种状态是非常不正常的,他们解决了这个国家包括就业在内的很多问题,但到头来是这么一个处境。要解决这个处境,我们在商业模式上模仿与跟随是没用的,应该去探索别人没尝试过的模式,做商业在模式上可以试错,但不能怕错而不去做。

  我们在商业模式上模仿与跟随是没用的,应该去探索别人没尝试过的模式,做商业在模式上可以试错,但不能怕错而不去做。

  - 记者手记

  贾跃亭和他的支持者们

  隐蔽的通道、门外不间断的敲门声,围着贾跃亭名字背景墙拍照的仰慕者,12月11日下午,北京中国大饭店,贾跃亭的一场演讲还未开始,门外已经水泄不通,现场和乐视及贾跃亭个人最近陷入的舆论漩涡一样热闹。

  贾跃亭与一行人从一条隐蔽通道进入会场。贾跃亭边笑着边挥手,台下发出一阵掌声。

  演讲中,贾跃亭播放了乐视汽车与法拉第等车的加速测试视频,视频中,乐视汽车加速远快于其他车。

  视频播放完,台下响起一片掌声。“再放一遍吧!”贾跃亭的呼吁得到了台下的支持,播放完,台下再次爆发掌声。

  在此后的媒体群访环节,贾跃亭特意问了问媒体对于乐视汽车宣传片“大家有感觉吗?”,接着认真倾听在座的回答。

  此前,乐视作为互联网公司跨入汽车行业备受争议。除了因为做汽车本身烧钱外,在业内人士看来,一个是乐视所主打的无人驾驶需要基础设施的大革命,一旦开到高速公路上可能就不会像生态小镇演示时那样顺畅;此外,传统车企的标准生产流程与IT企业快速迭代的需求有矛盾,目前谁来主导悬而未决,物联网公司过于强调新技术,但安全性才是汽车根本。

  和外界猜测的不一样,坐在记者面前的贾跃亭明确表示,乐视汽车当然还会做,“乐视汽车不用调整”。

  贾跃亭的自信也不乏支持者,山西省副省长王一新就在演讲中表示,“跃亭是我们山西人,是我们当代新晋商的代表,是我们山西人的骄傲。我也注意到最近跃亭和乐视遇到一些困难。我想跟跃亭说的就是两个字挺住。”

  在贾跃亭的演讲结束后,一位前来参会的男士站在贾跃亭私享会的背景墙前面屡屡调整姿势拍照留念,脱掉大衣只穿西装以示正式。

  记者也想起前几天一位6年来从未减持乐视的投资者说,“贾跃亭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要陪伴乐视成为伟大的公司”。

  乐视的七大子生态让乐视的盘子跨界很深,反对乐视的人认为乐视太过疯狂、不合常规,支持乐视的认为创新就是要冒风险。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刘素宏 徐伟

【编辑:吉翔】

相关热词搜索:乐视 乐视手机 贾跃亭 资金

上一篇: 前行长“被堵”风波调查 半年来风波迭起
下一篇: A股上市公司首破3000家 中石油为市值最高公司

热点话题

热门视频

人民头条